Welcome新加坡28玩法为梦而年轻!

新加坡28玩法| 滚动| 国内| | 军事| 社会| | | | | | | | 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|
| | 视频| 直播| | 体育| | | | 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
字号:

“萝莉”瞬间变大妈 媒体:直播亟须一场专项打假

2019年08月07日 01:25 来源: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

  直播“刷流水”亟须一场专项打假

邓海建

  最近,“乔碧萝事件”引发直播界和公众广泛关注。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在一次连麦过程中,因为“操作失误”导致真实容貌暴露,原本展示的“萝莉”脸和少女外形瞬间变成“58岁妇女”。斗鱼声称,该事件系主播自主策划、刻意炒作,将永久封停其直播间。

  一个名叫“智嘉”的秀场流量主播发问,“相比乔碧萝是如何走红的,我更关心粉丝打赏的钱去哪了”。智嘉自曝,2016年直播火爆时,他的直播间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,但只有5万是真的,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。

  原来“土豪”刷大礼,全是拼演技。5个月,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,只有五六万元是真的——这“含水量”大概跟海洋里的水母差不多了。至此,公众大概弄明白了一个道理:为什么直播间出手阔绰的土豪们总显得视金钱如粪土,三五千块钱的“城堡”“火箭”就跟点赞一样疯狂刷,原来这钱真不是个人腰包里掏的,不过是来回点钞给围观者并借此煽情的“公司道具”。

  说得更直白一些,这些多金的“土豪人设”,就跟电商APP里泛滥成灾的刷单好评一样,不过是一种诱人上当、催人入坑的氛围。一方面,它给众多围观的粉丝制造了一种“这个主播有土豪捧着”的错觉,放大从众效应,怂恿跟风刷礼;另一方面,跟主播合伙儿唱双簧,甚至安排两个假土豪互斗,制造泡沫繁荣,污染行业数据。

  金光闪闪的直播间背后,是相对骨感的现实:今年初,有高校发布的网络直播调查数据显示,绝大多数网络主播收入水平一般,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网络主播占比68.3%,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网络主播只占12.6%。除少数主播将网络直播作为一种正式职业外,绝大多数人将直播作为兼职。

  唱戏般的作假、史诗级的套路,且不谈主播的薪资水平,此般行业乱象,跟传统的皮包公司有何二异呢?弄虚作假、坑蒙拐骗,“刷流水”的直播间,跟某些电视台午夜档的“广告表演艺术家”一样,干的都是以“人傻钱多速来”蛊惑人的勾当。

  “乔碧萝事件”引发信任危机,看到直播平台绵软的道歉谴责,有必要追问一句:电商刷单有罪,直播“刷流水”有理?

  刷单式造假是明摆着的违法行为。新版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2018年1月1日起实施后,全国首例电商企业起诉刷单平台第一案近日在浙江省杭州市宣判,“美丽啪”上有组织的刷单行为,被判赔偿淘宝网经济损失200万元并在淘宝网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。而7月10日起,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起草的《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管理办法(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。根据《征求意见稿》,网店刷好评、删差评被行政处罚等36种情形拟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。

  法律与规矩都对刷单刷好评亮剑,直播平台上这种明规则似的“刷流水”行为呢?从情理上说,这种把民众当猴子耍的“刷流水”行径,起码已经与企业社会道德和价值观背离了十万八千里。平台与经纪公司勾结、经纪公司与主播搭戏,对于监管部门来说,按照流水单顺藤摸瓜便是,关键是,谁来测谎、谁来执罚?打赏“流水”造假,发现一起关停一家——“乔碧萝事件”之后,不妨来点雷霆的专项治理,治治这个领域的魑魅魍魉吧。

  漫画/陈彬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>社会新闻精选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ahyizhuang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